新闻详情
川西最美的人间天堂不是色达,而是人迹罕至的亚青


川西最美的人间天堂不是色达,而是人迹罕至的亚青

很多人对色达的红房子念念不忘,去的人或没去过的人,都为之震撼,甚至是为色达拆房子而感到可惜。确实,对于一个旅游和摄影爱好者而言,这块神奇的红色海洋突然拆迁的七零八落,不完整的格局看起来难免是觉得遗憾。

只是很少人知道,其实川西的佛学院不仅仅只是色达,还有一个人迹罕至更为偏远的亚青。

记得我在成都某一个国际青年旅舍跟前台寄存背包的时候,发现柜台上有一张色达出团的旅游广告,我当时就很疑惑,为什么只有色达没有亚青呢——那一次我正好要跟随朋友的车出发去亚青,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句:“怎么没有去亚青的路线?”

顿时,前台的小姑娘感到纳闷,反问我一句:“亚青在哪里?”后来才知道,色达是越来越有名气,而亚青倒显得鲜为人知。

去亚青的路上,可比前往色达颠簸多了,路程也是远了一天。虽然色达先入为主,但抵达亚青的时候,我简直难以置信——广袤的天地之间,没有村镇,没有过多的建筑,只有一间素食旅馆和一所寺院,而附近的居民几乎没有砖瓦砌成的房子,他们多住在布棚里,跟蒙古包差不多。

旅馆的老板告诉我,来这里的游客很少,大多数都是摄影师。确实,我入住的那几天,旅馆里只来了一对年轻的背包客情侣,其余的都是老法师,这对背包客情侣还是搭某摄影师的车来的。

期间我们曾交流过,好奇他们怎么会知道亚青这个地方的。然而他们的回答跟当初的我是一样的——通过一张照片而找到了这个地方,他们甚至是没有去色达,直奔着亚青。

虽然亚青的范围给人的感觉并不大,因为地理位置的偏远,使得这里人迹罕至,就连神圣而不可轻犯的天葬在这里都显得很随意,这不像是在色达,为围栏起来,远远观望。而旅店老板则戏言,如果我捧碗面条就站在天葬台上,都不会有人来赶。

这里还很原始,每天的天葬仪式都很平凡,因为没有拥挤的人群和游客。而亚青寺就恍如不在人间。为什么怎么形容呢?因为这块天地罕至得几乎没人知道。

亚青寺不同于色达,寺庙住着两万余僧侣和觉姆,是整个藏区除色达以外又一个影响力很大的寺院。

若说色达的建筑都是清一色的红房子,那么亚青寺则就是小盒子房,通常这些房子的顶上都建着一个小盒子,而这些盒子则是觉姆修行的地方。

从数千间到两万多间,全都是修行者们自己建的,就连平时生活中要用到的木柴都是她们自己动手劈砍,甚至是换瓦斯罐都是自己来。

如果说是生活呢,亚青的条件实在艰苦,寺院附近的菜市场和超市基本上都是为修行者准备的,这些人多来自于成都或四川其他地方,修行者的生活用品虽然不那么丰富,但很便宜也算充实。

记得我在菜市场买水果的时候,买菜的老板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墙上的菜价都是为修行者定制的,但是游客就会贵了几毛钱到一两块钱不等。”只是再对比城市里的物价,这里的水果便宜的让人不敢相信。

因此,他们不远千里来到亚青做生意,基本上是不赚钱的,后来才知道这些老板们也是修行者之一。

而选择剃度出家的觉姆僧侣当中,也有来自北上广曾坐办公室的白领们。虽然不了解是什么让他们放弃了都市繁华,偏偏作出这么一个清苦寂寞的选择。

但亚青,确实是有人让心身平静的神奇力量。也许它的风光不及色达,但它的氛围和环境却让人倍感珍惜,愈发觉得尘世的喧嚣和浮躁都会这里被净化掉。

寺院每天天刚亮的早课让旅游摄影爱好者十分向往,在进入寺院跟觉姆们一起行走的时候,一群红色袍子的海洋将一个游客的身份显露得极为明显,而挎在脖子上的相机就更加招人吸引了。

意外的是,这些修行者们对于你的相机竟是露出纯真般的好奇。

几天的相处下来,她们的好奇使得我拍照起来极为容易顺利——是的,她们喜欢拍照,喜欢看照片里的自己,有时候还会羞涩的一起笑起来。尽管言语上多有不同,可这种没有抵抗厌恶的相处方式不仅让人喜欢,也觉得稀有。

因为去过藏区那么多地方,肯让你拍照的修行者并不多,虽然一般情况不会言明,但他们用手遮挡自己的那一瞬间,就不会禁心生歉疚和尴尬。

朋友说,拍风光不要命,拍人文不脸,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想要拍到好的风光片,就要起早贪黑,不怕冷不怕热,比如在色达凌晨四点起床就跑去高处占机位,等待时机。

而拍人文不要脸则为是要有一张厚脸皮,不要因为不好意思就不敢对着人家拍。但说实话,这种不要脸的精神还是要有些区分的。

但在亚青,我不需要厚脸皮,修行者们对镜头的好奇转化为热情,我是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信任。而这种信任,是我在任何一个藏区的寺院都不曾碰到过的。

记得觉姆们汇集在大堂上早课念经的时候,临行中午饭时的时候,她们都不曾离开,然后会有专门的觉姆送来饭菜。而我作为游客,虽有想拍到好片的野心,但也只能一直候在门外,不敢轻扰。

记忆犹新的是一个盘坐在门口边上的老觉姆拿过年轻觉姆递来的午饭竟然又朝我递来,她说的话我听不懂,但一脸慈祥的微笑和表情让我是明白她的意思的。我拒绝了,可我感动极了,同时为自己站在门口等待着某一个时机的野心感到惭愧。

因此,在准备离开亚青的那一天,我突然就想留下来了。不知道是想修行还是贪恋这里的环境氛围,总觉得一回到城市就陷入了尔虞我诈的生活中。亚青的平和,清静就恍如是一道温暖的光芒柔软着我的心扉。以至于离开那么久,还总想找几个机会再去看看。

后来网上出现了许多关于色达被拆的新闻,但我却只惦记着亚青,尽管我承认色达很美,也拍了一些自以为还不那么糟糕的照片,但是亚青当真是独一无二。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这里的居民或是修行者跟自然的相处十分融洽,他们和土拔鼠(当地称旱獭)之间好像可以心神言语交流。